皮克斯 怪兽成功学

皮克斯 怪兽成功学

成功方程式①
故事
不仅是热闹童话 中心思想皆从人性出发

每部皮克斯电影都不仅是所谓「童话故事」而已,而是从生活中取材,把人性与故事结合,反映现实人生可能面临的困难与挑战,也因此能在吸引小朋友的同时,让成人也有所共鸣。「你会发现, 皮克斯的电影在幽默好笑之余,又能打动人心,」台湾华特迪士尼电影事业部行销总监余慧瑜在迪士尼工作15年,每次看到皮克斯的新作,都有不同的感动。

至于《怪兽大学》,一部怪兽电影的前传,这次想表达什幺?每一次皮克斯製作新片,当故事由导演发想出来后,都会在“brain trust”(创意智库)中进行激烈的讨论。这个由创意长约翰‧雷斯特(John Lasseter)领军一群说故事高手、导演们组成的创意团队,扮演指导的角色,提供製作团队建议,而製作团队可以决定要採纳哪些意见。

「我们起初就希望这是大眼仔的故事,」《怪兽大学》导演丹‧斯坎隆(Dan Scanlon)在电影製作笔记中表示,他们把故事场景设定在大学时期,正因为这是一个人重要的自我探索阶段。在电影中,大眼仔从小立志成为「惊吓专员」,所以进入名闻遐迩的怪兽大学就读,但是他不知道,这个梦想对他来说太困难了,「我们没办法每次都得到我们想要的,这对许多人来说,是很难面对的课题,但也是让人成长的起点。」製片柯芮‧瑞伊(Kori Rae)直指。

同时,他们发现,许多电影传递的主要讯息都是「只要你够努力并且相信自己,你就能够做到任何事。」「但这不全然是对的,如果你的梦想破碎了,你该怎幺办?」执行製片之一,同时也是《怪兽电力公司》导演的皮特.多科特(Pete Docter),在《怪兽大学》中扮演发展剧情主轴的关键角色。

「面对现实或许残酷,但这也表示,你该去找寻自己的下一步,」故事指导凯尔西. 曼恩(Kelsey Mann)说。电影中,大眼仔无法实现自己设定的目标,不仅让故事出现起伏,也更贴近观众的世界,因为这就是发生在你我生命过程中的故事,也是皮克斯最擅长运用的元素──让动画片不仅只有热闹,还有发人深省的寓意。

斯坎隆强调:「可能有个人刚经历失败,但当他走出电影院,他仍旧感受得到希望,因为他的梦想可以调整方向,这并不是世界末日。」

成功方程式②
创意
所有的疯狂 必须来自于现实

续集电影困难的部份就是:当观众都已经对第一集人物与剧情滚瓜烂熟,製作团队该怎幺让作品产生新意?

此外,《怪兽大学》是前传电影,角色不能脱离观众对剧中人物的既定印象,「尤其当观众都已经知道结局,对我们来说又更加棘手,」斯坎隆在接受《华尔街日报》(The WallStreet Jornal)访问时提到。所以製作团队必须创作出关于角色的新事物,「你或许了解他们的结局,但你不知道他们如何走到那一步的,这就是我们可着墨之处,」曼恩解释。

为了表现两个主角在大学的样貌,皮克斯做了许多研究,只希望让观众的眼睛接收到最完美的呈现。例如,为了让大眼仔和毛怪看起来比较「年轻」,皮克斯对两人的身形做了些微改变。以大眼仔来说,製作团队特别研究青蛙的生长过程,把他的身体修细、眼睛加圆、颜色更饱和。即使观众可能看不出差异,但製作团队却能感受到角色变年轻了。「『真实性』与『充满活力』是我们对每部作品的要求,」雷斯特强调。

另外, 斯坎隆与编剧、故事团队走访哈佛大学、麻省理工学院、加州柏克莱大学等长春藤名校,去观察校园和学生的样貌。「就算我们做的角色是疯狂的怪兽,我们也要确认他们的梦想和压力,都跟真的大学生一样,」斯坎隆补充。

观察心得最后都反映在电影中。像是具有历史性的建筑物、钟塔都变得「怪兽化」;电影中还出现美国大学普遍都有的兄弟会、姊妹会。他们也借用了某间学校的传统,让新生第一天进入学院时,触摸一下吉祥物雕像,以求得好运。这个动作在电影中换成了触摸怪物的脚趾头。

在皮克斯公司内部,有个「皮克斯大学」, 提供各式课程,从健康、财务,到专业课程都有,满足拍摄电影时出现的任何需要。在製作《料理鼠王》(Ratatouille)时,公司就请来米其林三星主厨,带着班底现场料理,让电影团队们可以从旁观察厨师工作的模样。

其实,依照苹果公司创办人贾伯斯(Steve Jobs)概念设计的皮克斯总部,本身就是个让创意撞击的场所。总裁艾德‧凯特摩(Ed Catmull)曾在《哈佛商业评论》(Harvard Business Review)为文指出,大部份的办公室都是为了某些功能而设计,但皮克斯的办公室,却是刻意设计得让大家能不经意的遇见彼此。总部的中心是一个中庭,设有餐厅、会议室、洗手间,因为大家都会使用这些地方,自然会轻易遇到、彼此攀谈,刺激创意产生。